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子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整个一生都被好奇心驱使着.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的母亲并不好奇. 我的父亲虽然好奇可也没我来的强烈. 虽然我的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 但是从我听说的有关他的事情和我读过的有关他的事以及他留下来的历史资料. 我觉得很可能我从他那里继承了好奇心。

网易考拉推荐

《从容跨越文化沟壑》  

2010-01-04 06:43:53|  分类: 异国情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哭笑不得的文化差异》

有一位外国姑娘嫁了中国丈夫。一天,这位外国太太问丈夫:“中国字的‘太太’怎么写?”丈夫告诉外国老婆,是在“大字”上加一点。外国老婆便在“大字”的右上角加上一点,所以,“太太”就变成“犬犬”了!搞得丈夫哭笑不得。

这位外国太太,老是不虚心学中文。跟丈夫学了一点点三脚猫的中文总想显耀一下。一次丈夫和她参加一对华侨的婚礼时,她 觉得 显耀的机会来了,很有礼貌地赞美新娘非常漂亮,一旁的新郎代新娘说了声:“哪里!哪里!”这位太太中文没学好,不知道中国人的“哪里!   哪里 ! ”是谦词。她听了以后却吓了一大跳!想不到笼统的赞美,中国人还不过瘾,还需举例说明,于是便生硬的用中国话说:“头发、眉毛、眼睛、耳朵、鼻子和嘴都漂亮!”

结果引起全场哄堂大笑。中国丈夫再一次哭笑不得。

《从容跨越文化沟壑》

一直在闹笑话的那位可爱 的 外国太太现在以脱胎换骨了,自从跟随他的中国丈夫回中国广州住了五年,一边工作一边在中山大学读中文。前段时间给我写了这么一封信,信的内容是关于她对中丹两国的文化差异的一些看法。我觉得她真是了不起,五年能学到那么好的中文,想想自己当初来丹麦时,学了五年的丹麦文连听新闻还成问题,真是 惭愧 。

亲爱的EDDIE

你老笑话我的三脚猫中文,我也确实三脚猫。所以, 值此在中国 的机会,我抓紧的学,现在我比起以前来,我感觉不仅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完成的相当出色。

在外语的学习中,有一些不起眼的小词组,一旦掌握,你就能融入一种文化中,而不会暴露你作为外国人的痕迹。但为什么就学不会呢?每本汉语教科书都是从标准的问候语开始教起的,可是作为一个丹麦人,每当送客人到门口,我总是觉得舌头打结。唐突的说声再见是不合适的,但我从书本上学到的就只有这些了。

所以我就微笑,点头,像个日本人似地鞠躬,拼命去找些话来说,以缓和客人离别的气氛,让他们明白我欢迎他们下次再来。我常常靠我的中国丈夫的彬彬有礼来掩盖自己的慌乱。

后来,听着别人说的话,我开始学会了说一些话,使送客的气氛轻松了些,我感觉不仅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完成的相当出色。

对中国人来说,送客包括一大套礼仪和许许多多表示礼貌的方式。虽然别人并不指望我遵守甚至知道这一切规矩,但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还是学会送客时怎样表示客气及来回退让。

中国人觉得送客必须送到尽可能远的地方----送下一段楼梯,送到马路上,或者一直送到最近的汽车站。有时我等丈夫送客回来要等上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因为他去了汽车站,在等下一趟班车。

对于不太重要或年纪比我们轻的人,他可能会说:“我不送你了,好吗?”当然,客人会使他确信自己根本没想要麻烦他送。“别送了!别送了!”

这些都好说。可是当我是被送的客人时,我的推让总是徒劳的。我的女主人或男主人,甚至两个人一块,坚决要把我送下楼,走一大段路,每下一段楼梯我就要来一句“不要麻烦送了”,象一种仪式。如果我想走得快些,让他们跟不上,那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麻烦,让他们跟在我的身后紧追。不可避免的事情还是接受吧。

再说,这也是违反中国的习俗的,因为因该避免“匆忙”。你跟人分别时说些什么?不是“再见”或“一路平安”而是“慢走”。对中国人来说,它的意思就是“保重”或“脚下留神”。或其他关照的话,但直译出来就是“慢走”。

这同一个“慢”字也被用在另一句客套话中(来表示“怠慢”“慢待”)。在一顿极其丰盛的美餐后,主人会向客人表示他是一个多么差、多么不称职的主人。

丹麦和中国的文化载然不同。当客人赞美丹麦女主人烹调技术高超时,女主人很可能会说:“哦,你喜欢,我很高兴。我是特意为你做的。”而中国的男女主人就不会这样说(通常是丈夫烧一两个特色菜),相反地,他们会抱歉说“没有什么好吃的”以及没有合适的菜来表达起码的尊敬。

同样的规则用在孩子身上也适用。丹麦父母在谈到自己的孩子的成就十分自豪,他们会说你约翰尼是如何进的校队,丹尼尔是如何如何上的光荣榜。中国父母则不同。即使他们的孩子在班上名列前茅,他们也总说孩子非常“顽皮”,从来不用功,不听大人话,等等。

中国人以“谦虚”为荣,丹麦人“直率”为荣。这种谦虚曾经使许多中国人在丹麦人的餐桌上饿肚子,因为按照中国的礼貌,你必须先拒绝两三次才能接受一样东西,而丹麦人则认为“不”就是“不”不管这是第一遍,第二遍,还是第三遍。

一旦你学会了信号,知道了怎样去答应,气氛就变得轻松多了,当客人来了以后,我知道我应该马上问他们是否要茶。他们会回答:“请不要麻烦了”这正是我该上茶的信号。

此致

琳达

2009.10。23.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