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子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整个一生都被好奇心驱使着.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的母亲并不好奇. 我的父亲虽然好奇可也没我来的强烈. 虽然我的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 但是从我听说的有关他的事情和我读过的有关他的事以及他留下来的历史资料. 我觉得很可能我从他那里继承了好奇心。

网易考拉推荐

《一》我的一次真实骑马历险记  

2010-05-30 23:58:45|  分类: 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好像跟酒闹上。请别误会,我可不是酒中仙,与刘伶李白没有一丁点关系。都是给那位伯虎兄的粉丝给搞的,搞得我一天到晚手里拿着酒杯,口中唱着唐伯虎 的《桃花庵》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说到喝酒,最惊心动魄的莫过于“酒后驾驶”了。酒后驾车,我想很多有车人士或多或少都会有一次半次吧,可酒后 马的经历就不是很多人都会有的经历了。

先说说它们之间的不同和相同吧,相同之处就是;酒后、在迷糊不清的状况下与速度玩命,害人害己,一切的后果都要自己来负责。

不同之处;酒后驾车,在害己的同时可能也害人,特别是车上坐着亲人或朋友。酒后驾车,是你在迷糊不清的状况下控制着没有灵性的车,但毕竟是你控制的,而造成的后果却是自己付不起负责的,因为有别人的生命在你的手里。

酒后 马,在害己的同时也可能害马,在你迷糊不清的状况下控制权却不在你的手里,而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畜生控制。其后果可能是马丧人亡,而责任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下面就是我的一次真实的酒后 马历险记,幸好是马丧人未亡,要不今天我也不会在这跟大家唠叨了。

我的一次真实骑马历险记

05 年的夏天,我和几个从小玩大的铁哥们去兰州张掖。 当地的朋友一起开车去靠近青海的一个号称亚洲最大的军马场骑马,哈 那就叫经典 个中的经历请听我慢慢道来。

从张掖出发,开车一两个小时左右就到达军马场。其实我们去马场的主要目的不是骑马,原意是打猎的,车后箱还带着好几支猎枪。当地武警部队的朋友接待,因为张掖的朋友事先通知对方,我们是从中国的南方来,最好能够以当地的习惯来接待 , 让他们领略一下不同文化不同习俗的生活习惯,别有一番风味。

果然如此,吃午饭是在藏包里,而吃的完全是当地的习惯,不外乎就是烤全羊和酒文化。在等烤羊的时候,羊头可是煮熟了放在桌子上。按当地习惯开始喝酒,喝酒是有酒令的,他们可不像我们中原的讲究和南方的怡情。他们的酒令完全是碰运气,圆桌子一转,羊头停在谁的面前那就要喝酒,他们喝酒也不像我们小酌怡情式,那可是个个是武松,比比皆李逵,全是用大碗喝的,而且还是 60 度的河套老窖。我的妈呀,我们看见就两腿发软。幸好,不知是运气还是人家手下留了点情,老是转不到我们,一会兒下来只喝了一碗半碗的,可已经是热血沸腾,满面通红直达耳根了。

心中求神拜佛似的唠叨着,羊肉快烤吧。好!酒过三巡,热腾腾香喷喷的烤羊肉来了,我的那三位广东朋友就越发觉得恶心,很多广东人吃不惯这种原汁原味的羊肉。我可不是,不知是否我的身上流着西北胡人的血,听说我家的祖先是从西北来的,不会是刘邦的血统吧,哈哈,小小个子的我可不让他们独舞,我大口吃肉,大碗的喝起酒来,浑然忘记了我还要打猎和骑马。

酒饱饭足后,朋友们建议骑马。出得门来,一望无边的草原、高低起伏的丘陵和密密麻麻树林顿时令人精神为之一振。风吹草动,马啸传来,使人感觉又回到那萧杀的古战场。我提枪上马,大有还我汉江山,誓把匈奴灭的昂然气慨。忽听一声清甜美丽的歌声,我才恍如一梦,几位藏族姑娘穿着美丽的服饰唱着歌,手里捧着酒壶,盘里放着小碗,敬酒来了,说:上马酒三碗,要不,你就打道回府吧。天啊!又要喝酒。喝就喝,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是吗?诗是这样写的,歌也是这样唱的。

管他三七二十一,喝了再说,酒过三巡飞身上马。我想我当时的英姿,可能岳飞在世看到了也要汗颜。上了一匹白马,我俨然就是一位白马王子,呵!马俊人威地飞奔而去,只见得群山在我身后,白云也只能望我项背。

跑啊跑啊,我正陶醉在比开起什么四驱都要来得痛快时,忽然一声撕裂的马叫声把我惊醒,原来那马没怎么训练过,也不认路,它 直奔到了一个可以说是像悬崖似的山坡,马有灵性,立即马收前蹄。可已经来不及了,正在生死关头,我不知哪来的反应,可能至今人类无法弄清的生命自动保护系统发生作用,我一个翻身就下了马,在地上打了十个八个翻滚之后停下。抬头一看,马不见了。难道是神马,怎不见了呢?匍匐向前一看。天啊!那马收不住脚,一直往下冲去,我从死神的手底下逃过一劫。回过神来后,我才发现,我今在何处啊?想起了柳永的诗,今朝酒醒何处,我怎么办啊,一摸口袋,手机早就不知去向。今天就到这兒,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EDDIE

写于丹麦

MAY。30。2010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